您的位置: 连云港信息港 > 健康

吴亮:一切问题都是文学问题“毕业”

发布时间:2020-04-02 14:43:44
80后有一些比较媚俗的新文化现象,不管你喜不喜欢郭敬明,先不管他的价值,但他肯定是一种文化现象,而韩寒又是一个文化现象,韩寒算不算先锋派?

记者:你是最早提出先锋文学这个概念的,现在你如何解释这个概念?


吴亮:我没调查过,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会读1980年先锋作家的作品。假设说读者不是文学专业,会不会在书店里买一本余华或莫言初期的作品,我不确定。


我们正在记念的先锋文学,三十年来基本还是在文学圈子里被讨论,甚至连出版商都不会讨论。出版商不会有历史感,是商业驱动的。比如一个作家已过时了,就会被淘汰,除非他又冒出来了。像马原写《牛鬼蛇神》,他的历史就成为炒作源头。


一些先锋文学作家的作品今天还在被人们浏览,不一定和他的历史有关。比如格非,他的《江南三部曲》影响比较大。但是看过他三部曲的人不一定要把他所有作品都看完,那种情况不多见。


所以我们讨论的“先锋文学 0年”还在文学史范围内。参与的人只有一部分人还在写作,语境与我们当年是差异很大的,讨论这些事情本身更重要。


记者:当年的先锋作家们寻求情势感,突破、反叛,三十年后却在会议现场接受大家的致敬、表扬,这样看似“回归主流”的现状是不是和先锋精神构成一种悖论?


吴亮:我觉得主流这个概念也是移动的。比如人道主义和人性问题现在已不是问题了,留下了一个当时非常次要的先锋文学话题被讨论,这就是主流话语的改变。


记者: 0年前他们所谓的先锋代表文学,其实是和当时主流社会相冲突的,现在却成为主流?


吴亮:这是代际的自然改变。由于当时出来的时候,所谓“老中青”,我们是青年人。3十年过了以后,我们是老年人了,所以完全不同了。


记者:你认为现在的年轻人有没有跳出来以类似先锋的气质和精神在写作的?


吴亮:现在的年轻人不再使用这种语言了,这是有代际的。比如1980年代产生的事情到1990年代就不太被讨论。70年代或80、90年代出身的作家,他们头脑成熟是在2十年以后了。


80后有一些比较媚俗的新文化现象,不管你喜不喜欢郭敬明,先不管他的价值,但他肯定是一种文化现象,而韩寒又是一个文化现象,韩寒算不算先锋派?尖锐得有些像安徒生笔下的小孩,这个倒不能做一样比较。


但重要的是,郭敬明他们都非常有个性,有自己的粉丝,他们都代表不同群体。和我们当时还不同,我们当时虽然有个性,强调我们个人空间但是我们是从“文革”过来的,所以我们的共同感比他们更强烈。


至于先锋派和假先锋派这方面我当年写过很多文章,我认为有三种作家,一种是先锋作家,一种是传统或通俗作家,他们是为大众写的,还有一种就是机会主义作家,他们可能是时而写写,他们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容易模仿的手艺,确切有这种情况。


记者:其实背后是有一个非常大的时期和历史、社会的背景,包括先锋文学也是这个背景下产生的?


吴亮:1978年上海《外国文学》创刊,还配套外国文学出版。上海译文出版也以很快的速度出了大量西方作品,影响很大。但是这有个消化进程。你可以学《红楼梦》,也可以学马尔克斯。说好听一点叫学习、模仿,刺耳一点叫“抄袭”,套用一些东西,改一改,把它纳入自己的范畴来讲我的故事,这个事情古今中外历来没少过。这也许与先锋文学的出现有一定的联系。


但先锋文学不能和这个直接挂钩,它仅仅是文学当中的一个样式,我们只有这么写作,才能脱颖而出。而且1980年代后期的中国,期刊非常繁华,是期刊的黄金时代,那个时候中国的文学在每个省市都有文联,或作协,或有一个省级刊物。而且那时候有文化单位补助,人工等各方面还比较便宜,发行量也很大,社会诉求也大,那时候邓小平和胡耀邦出现在中国作家协会记念会议上,老中青3代作家感动得很。这是一个蜜月时期。现在先锋这个概念确切不用了,即使用也只是把它定义为文学史上的现象,产生在1980年代中后期,到了1989年以后,便戛然而止。


(编辑: )

小儿感冒咽喉痛痒吃什么药
经期延长腹痛吃什么药好
语言蹇涩吃什么药管用
月经有血块但不痛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