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连云港信息港 > 生活

掀起变革的魔法师 一百六十章 封堵的法阵

发布时间:2020-01-17 00:21:37

掀起变革的魔法师 一百六十章 封堵的法阵

地底世界的上方,

波奇城堡密道下的密室之外,阵阵魔力波动遵循着一种奇特韵律不断散发着,水蓝色湿润的雾气遍及整个密室当中,密室中央部位,未知的法阵核心隐秘的嗡嗡着,每隔一段时间就向着周围辐射而出一大片半透明蓝色波浪,波浪虚幻却又真实,吸引越来越多的水元素凝聚在这里——整个密室已经遍及水珠。

“已经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成效?”

一道简练的声音从蓝色雾气中出现,略显柔和,更称不上冷酷,但周遭那蓝色雾气却因为他这一句话而突然消散了一大片,火花闪现,纯粹的水蒸气升腾而出。

显然,他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心中的不满。

“长老布下的节点太难,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另外一个声音出现,似乎有点弱势,被人质问也没显得多么抗拒,反而好像很尴尬。

如果艾伦在这里的话,就会听出,这个声音非常熟悉,正是那位不怎么着调的,教导了自己一个月时间的中年法师,拉斐尔。

中年法师此时觉得自己很倒霉,被长老拉来当壮丁看管法阵已经很让他非常憋闷了,谁知道这看管法阵却也不消停;密道外被布下的魔法阵只能阻挡普通人,却对天启骑士一点办法都没有。

同样的,面对这位金发骑士,拉斐尔的大多法术根本就无法近身,很轻易的就会被骑士身上燃烧而起的火焰阻隔在外!

群星天启克制一切其他力量,法师的元素之力也是其中之一,所以整个群星没有除了骑士之外任何一处上得了台面的势力,一些宵小也只敢隐藏在暗中,用各种阴谋诡计来对抗骑士,而不是大张旗鼓的侵入进来。

所以法师势力才如此低调,其中虽不乏艾伦曾经猜测的那样是习惯问题,但主要还是惧怕骑士。

法师们惧怕被骑士所奴役!

所以他们不敢太过接触拥有骑士身份的群星领主,所以他们很低调,也只能低调。

“该死的骑士”

无数人或明或暗的说过这句话,但对于骑士却基本无可奈何,似乎除了趁其不备执行暗杀之外,没有什么对抗骑士那超凡力量的方法。

然而暗杀只会刺激到这新生百余年的强大帝国——骑士们不愿意离开群星大陆,不代表不能离开,曾经称霸银月大陆的古老国度曾一度派出大量刺客刺杀新生的骑士阶级,结果被愤怒的骑士们打入国门,冲入皇宫中杀尽帝国皇室,据某位目击者称,当时的场面非常惨烈,腥气弥漫,鲜血成河,头顶的天空都是红色的。

古老的帝国因此而分裂成为了三个国度——罗兰、蓝鹰、自由联邦,虽说仍旧强大,但已经失去了曾经的荣光。

也是从那之后,就没人敢明目张胆的针对天启骑士了,因为没人觉得自己可以承受住天启的怒火。

在这种强悍不似一个层次的力量压制下,任何势力也别想正面对抗骑士,直到兽人发明了禁空石。

禁空石可以压制骑士那碾压其他力量的特质,让骑士们坠入凡尘,所以群星目前才是这种状态,兽人与骑士分庭抗衡纠缠不休。

禁空石的出现带给了群星敌人们死灰复燃的希望,他们在密谋良久后,无不再次把目光放在了群星大陆这块神秘之地上面,可惜那禁空石似乎很难制作,兽人自己都不够用,更不可能外流了。

“如果我有一块禁空石,哪会让你这么嚣张!”

这个念头曾出现在无数被骑士压制的人心中,此时拉斐尔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想归想,外表却也没丝毫表露出来,仍旧蹲下身在密室内深渊边缘忙碌着。

一方面他也不太敢触怒这位看起来很温和的骑士,另一方面,他也觉得这法阵布置的不太妥当。

在人家的领地,人家的城堡当中,布置阻碍人家求生的法阵,是不是太喧宾夺主,或者说太欺负人了一些?

更何况这人还不是陌生人甚至敌人,而是他的朋友……本身事情就不地道,再这么一想,拉斐尔更觉得羞愧了。

所以对骑士的逼迫,拉斐尔表示理解,解阵时也没偷奸耍滑,甚至全力以赴。

可惜,就像他说的那样,水塔长老布置下的魔法阵,一般人还真没办法破解,他能够缓慢拆开已经算是很厉害的了,但这仍旧需要时间。

“如果你们那位长老在这的话,大约需要多久?”骑士的话让拉斐尔想到了什么,他抬头看向身侧这位金发骑士,正色说道:“如果红叶长老在的话,用不到一个小时就能解开,但她现在可不在海湾;因为需要帮你弟弟做一件事情,所以长老她已经回岛了。”

其实水塔长老只不过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返回大本营了而已,帮助艾伦什么的只是附带,还不一定记不记得住,可没拉斐尔说的这么漂亮。

不过夏尔不知道这个,他对于面前这位名叫格林的法师还是比较满意的,拆解法阵没有糊弄他,和弟弟艾伦又很熟悉,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说话态度也很令人舒服。

所以夏尔的语气才会如此“柔和”,不然弟弟被人堵在这下面上不来,换做其他情况他早就发火了。

“我会在这里呆到神降日那天,如果那时我弟弟还没出现的话,我只好请示父亲让他做主处理这个地方了,他可不是那么好说话。”

金发骑士尽量让自己的话语柔和一些,不至于太过伤到这位弟弟的朋友,然后可能觉得自己的话太柔和了,他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不要妄图逃跑,我想我大约知道你们的驻地在哪。”

似乎这是在威胁他,金发骑士语气当中浑然没有把那处古老的法师组织放在眼里。

不过拉斐尔反而没有在意,因为他能够感知到骑士的善意。

“放心吧,我既然应了你这件事,就一定不会中途放弃的。”他说,然后回过头,再次看向了脚下地面上被刻画着的一道道神秘纹路。

“如果不是怕彻底塌陷的话,我们直接强拆是最简单的事情。”

“如果你实在破不开的话,我想我会考虑这么做的。”

“可是你弟弟还在下面……”

“单纯的坍塌算不上什么,如果他真的在下面的话,我保住他易如反掌。”

金发骑士用一种很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这番话,引来拉斐尔一阵无语。

“事实上,如果不是这地方太深的话,我会考虑换个地方挖出条通道,可惜……”

年轻骑士自顾自嘀咕着,拉斐尔张了张嘴,想要说话,结果发现自己仍旧无言以对

该怎么说呢,用艾伦曾经闲聊时说的话来讲,这帮子力量层次上的土豪富N代,装起逼来,那简直让人错不及防……

***

金平区人民医院
丹阳市中医院
湖南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九江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湖北知名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