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连云港信息港 > 生活

陈宪清谈高职教育的难处

发布时间:2020-09-28 16:59:25
陈宪清谈高职教育的难处 高职教育有问题并不出人意料,然而来自资深业内人士详尽解读却不多见,海韵集团董全方位移动照明车事长陈宪清对此却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谈到高职教育问题,陈宪清说,一些高职院校缺乏基本的自我认识,痴迷于专升本,还有一些高职教育对教师存在着某种程度的学历崇拜,这些都令人无限唏嘘。陈宪清强调,高职教育也是高等教育,大多数高职生是因为考不上本科才选择了高职,他们希望学到实用的技术,而不是高深的理论。而很多高职学校一方面是不让学生掌握高深的学问决不罢休,一方面是对课堂里的昏睡一片又熟视无睹 陈宪清提出,要想培养高技能水平的高职生,必须有优秀的高职教师。但在中国的高职院校中,具备教师、工程师和高级熟练工人三种职业所需要的素质与能力的优秀教师非常匮乏。 同时陈宪清表示,高职院校追求高也有不得已的因素,那就是和中职拉开差距,以此构建自身的身份认同。中职与高职在专业设置上同质化现象非常严重,不仅专业名称一样,连专业的课程体系也基本相同,教学内容也大量重复交叉,以至于高职教师无法完成对来自中职学校学生的教学。 此外,陈宪清指出,适龄人口减少导致的生源荒已经蔓延至高职。曾有媒体报道,高职学校招生已近乎赤裸裸的生源买货架生产设备卖,一个学生的行情大都在2000元左右。陈宪清表示,如果一所高职能做到专升本或者本科化,在学历崇拜依旧严重的中国,必然会有更多的学生报考,有了生源,学校的生存也就更有保证。 虽然每个高职院校都在喊校企合作,但陈宪清指出,很多高职学校的实习都是安排在第三年,实习公司和学生专业液压三脚架的相关性联系也不紧密。在陈宪清看来,中国的企业对校企合作不热心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企业提供场地和设备培训,本应该是主角,但在当前的合作中,他们连对等的合作地位都没有,企业不愿做冤大头。另一个原因是企业没有来自国家的资金支持,而这是社会和政府呼吁企业支持职业教育的前提。陈宪清说,在当代社会中,人才的流动是很难阻挡,花钱培养的人才跑了,是对培养方的致命打击。钱国家花,培训企业做,挑选毕业生企业优先,即使没留住,企业尚可承受,非如此这盘棋才能做活。 说起职业教育不昌,陈宪清表示,很多高职研究者都归咎于社会大环境,而忽略了职业教育本身的问题。陈宪清指出,不能给人一技之长的职业教育,不仅误人子弟,更不可能得到社会的尊重。
海口男科医院
海口男科医院哪家好
拉萨男科医院
拉萨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