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连云港信息港 > 美食

小麦潮落商品基金被套利

发布时间:2019-04-10 20:41:44

小麦潮落商品基金“被套利”

来得快,去得更快。

7月份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CBOT)小麦(资讯,行情)9月合约价格猛涨42%,创半个世纪以来的单月涨幅。戏剧性的是,在8月6日开始的三个交易日内,快速崩盘。截至8月10日下午7点,CBOT小麦9月合约价格已跌至6.98美元/蒲式耳,较8月6日两年新高8.41美元/蒲式耳跌去近1.43美元,跌幅超过17%。

但是,小麦投机潮是不是因此硝烟散尽,仍然是未知数。

期价“虚高”

短短三个交易日,小麦期货价格离两年新高8.41美元/蒲式耳骤跌17%,已让众多买涨小麦的投机资本感觉到“不寒而栗”。

“8月6日小麦期价跌向跌停板,市场就传闻基金共抛售16000手看涨小麦合约,乃至一些基金在跌停板时还在追加卖单。”美国一名买涨CBOT小麦合约的对冲基金经理至今心有余悸。

只是,看涨小麦的投机资本发现“梦魇”还在继续——俄罗斯禁止小麦出口的措施,并没有如他们预期般地引发全球抢购小麦的“恐慌潮”。

“从美国与欧洲几个港口得到的信息,询问小麦出口价格的粮食商比较多,真正成交量占比却不高;其次是很多需要小麦饲料的粮食交易商转而购买便宜替代品——玉米(资讯,行情)。”他分析说。8月5日小麦价格持续上涨期间,8月船期的小麦CIF到岸价格反而下跌每蒲式耳近10美分,9月船期的价格则下跌近30美分,表明当日俄罗斯禁止小麦出口的措施并没有引发全球小麦抢购潮。

这是众多看涨小麦的投机基金始料未及的。

实际上,已有人感到小麦价格“高处不胜寒”。在8月6日CBOT9月小麦期货跌停时,路透对30位欧美交易员、经纪商和分析师进行的调查显示,有15位预计9月小麦期货仍有机会突破8.41美元/蒲式耳的两年新高,但另外15位则认为小麦价格已接近见顶。

“这两天小麦价格骤跌超过1美元/蒲式耳,让单边看涨小麦期价的投资机构大幅减少。”某大型投资机构驻香港的农产品(000061,股吧)期货交易员分析说。

“当前小麦期货价格大涨,得不到现货价格的支持。”他指出。过去一个月小麦价格大涨同样助长美国农户加块逢高兜售小麦的热情,截至8月10日,美国路易斯安那州软红冬麦现货价格仅为6.59美元/蒲式耳,较CBOT小麦9月合约跌去近5.1%。

“现在投机力量不会忽视,与2008年小麦受黑海地区与澳洲干旱大涨至13美元/蒲式耳相比,当前小麦供需面是截然不同的,2008年美国小麦期末库存降至历史830万吨,但现在美国小麦期末库存为3000万吨,创下23年度以来的水平。”他强调说。

成功逃亡?

在8月6日之前,无数的投机者看多、买涨小麦,但击鼓传花的一棒已承受到了惩罚,其中就包括商品投资型指数基金。

以跟踪全球24种大宗商品期货价格的标普-高盛商品期货指数(SPGSCI)为例,跟踪投资该指数的800亿美元基金资金必须在每一个月的第个交易日内卖出即将到期的商品期货合约,转而买进远月期货合约,否则他们将面临合约交割而屯积大量大宗商品现货。

但是,投机资本却捕捉到其中的套利机会。

8月6日CBOT小麦9月合约价格从开盘创两年新高至尾盘跌停,恰恰是跟踪高盛商品指数的各类基金“换仓”的个交易日。

以高盛商品指数吸引800亿美元基金资本及小麦权重占比约4%测算,8月6日起的五个交易日内,多约32亿美元资金需要兜售CBOT小麦9月合约,转而买进12月合约,实现移仓。

“不排除有些投机资本利用商品指数基金移仓远月小麦合约的机会,反向沽空9月小麦合约。”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指出。

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数据显示,截至8月3日当周,除基金与粮食贸易商为主的商业头寸以外,被其列为投机头寸的其他类型资本净空仓增至25925口(1口为5000蒲式耳),显示部份投机气力在上周小麦期价屡屡刷新年内新高时,对沽空小麦套利依然“成竹在胸”。只是,商品指数基金却面临高位买单的窘境。

截至8月10日下午7点,CBOT小麦12月合约报价7.25美元/蒲式耳,较9月合约溢价约0.32美元/蒲式耳,商品指数基金将面临“升水”风险。所谓期价升水,即远期交付合约价格远高于同类标的的近期交付合约价格,一旦远期合约价格加速回落,商品指数基金将面临移仓投资亏损。

这在今年并非个案。据彭博通讯社(Bloomberg)数据统计,今年5月商品指数基金经理以平均每桶75.67美元价格出售6月交付的原油期货合约,同时以每桶79.68美元购进7月交付合约进行移仓,但在移仓合约结束后,7月原油期货合约价格开始“回归”至每桶75.43美元,等于商品指数基金面临每桶约4美元的移仓损失,而助推远期原油价格加速下跌的,恰恰是利用高盛讹诈案短时间沽空原油的对冲基金们。

何况,商品指数基金被动买进12月小麦合约,一样面临被套利的风险。

在美国期货界,流行着一种名为“超前展续(pre-rolling)”的短期套利方式,具体做法是投资机构先买入远月商品合约,将价格推高至“不合理区间”,等待商品指数基金移仓买进这些远月商品合约时,再兜售上述合约赚取差价。

“过去一个月CBOT小麦9月合约上涨约42%,是投机资本夸大俄罗斯小麦干旱减产的恐慌情绪,但现实是小麦供应缺口并没有想象的那末大,此前两年小麦都是丰收年,积累了很多库存。”该美国对冲基金经理说,投机资本此前敢于大举推高小麦期价,可能就是瞄准商品指数基金移仓的“被动买盘”。

这是一笔巨额的套利财富。截至去年底,投资者共计向各类商品期货基金和类似金融产品投入2770亿美元资金,按小麦权重占比3%-4%测算,将有超过80亿美元资本可能成为被狙击的对象。

前述香港期货交易员泄漏,目前在CBOT小麦期货市场里,履行价在美元的CBOT12月看涨未平仓期权合约并没有随着过去两天小麦期价骤跌而有所减少,部分投机资本依然看好商品指数基金陆续移仓带来的大量被动买盘及逢高套利机会。

6个月婴儿发烧物理降温
宝宝发烧物理降温
小儿病毒性感冒症状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