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连云港信息港 > 美食

追问苏州拆迁人员致死案利益纠纷为何10年

发布时间:2019-06-13 12:09:34

追问苏州拆迁人员致死案:利益纠纷为何10年难解

江苏苏州市虎丘区通安镇3日发生的因拆迁而引发的伤人致死案件令人震惊,2名拆迁工作人员被捅伤致死,7名涉案人员被刑拘。一起拆迁纠纷缘何升级为暴力案件,事件背后又有怎样的利益纠葛,如何才能避免悲剧不再重演?苏州有关方面接受新华社采访。

伤害是如何发生的

2013年12月3日中午,苏州市虎丘区通安镇一被拆迁居民家门口发生血案,导致拆迁公司负责人柳某等2人死亡,多人不同程度受伤,案件迅速引发社会关注。

苏州市公安虎丘分局政治处主任郑书琴介绍,这是一起刑事案件。3日10时许,某拆迁公司工作人员陆某、卞某等5人至潇湘路西侧、吕梁山路南侧的拆迁户范某家,欲商谈房屋拆迁有关事宜。范某及妻子顾某拒绝商谈,双方隔门窗争吵。其间,范某手持尖刀,情绪激动。卞某即联系公司负责人柳某。同时,范某也联系其儿子范某某要求带人将其接走。范某某遂带亲属8人赶至现场,范某一方欲离开时,遭到卞某等人阻挠,双方在路边发生争执、拉扯。

了解到,虎丘公安分局接警后,立即派员赶到现场。经劝说后,双方初步同意到派出所处理。此时,公司负责人柳某带胡某、吴某身藏伸缩棍赶至现场,对范某儿子用力推搡,致使事态迅速激化,双方发生扭打。其间,柳某等使用伸缩棍对范某及其妻子顾某、儿子范某某等实施殴打。与此同时,范某掏出身藏的尖刀刺中胡某胸口,胡某倒地。紧接着范某又追上柳某连刺两刀。

“胡某送至医院已经死亡,柳某经抢救无效死亡。从目前伤势鉴定情况看,范某及其子范某某均构成轻微伤,范某妻子顾某右手肱骨骨折,尚在治疗中。”郑书琴说,12月4日,范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依法刑事拘留;另一方除死者柳某、胡某外的6人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依法刑事拘留。

目睹事件局部经过的范某儿子范某某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自己当天约11点15分赶至现场,彼时父亲已被拆迁公司的4人围住,自己想把父亲拉走,但没有成功。“不认可父亲犯了故意伤人罪,他伤人是忍无可忍后的正当防卫,事发时父亲手里还拿着茶杯,由此可以证明”。对此,公安部门表示,目前他们正严格按照法律规定调查取证。

范某某说,此前拆迁公司人员几次砸损家里玻璃,吓得父母不敢住在家里;为此几次报案,但都没有说法。“家里养了不少羊,父亲伤人用的刀是几天前为杀羊买的,过去家里的刀等都被拆迁公司的人扔到井里了。”他说。

了解到,自今年10月底以来,柳某曾多次带人去范某家中寻找范某,均未果。其中一次遇到了范某妻子顾某一人在家,便对其进行言语威胁,并将家中的菜刀、钉耙等物品丢入水井中。“近期,公安机关已组织力量抽干井水,打捞出菜刀。由于井底淤泥较多,其他物品仍在寻找中。公安机关将继续依法开展案件侦查工作,相关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郑书琴说。

利益纠葛为何拖了10年

6日来到案发地。远远望去,周围一片枯草掩映,范某家两层灰白色楼房映入眼帘。

据虎丘区拆迁管理办公室主任沈锦龙介绍,范某家自2003年被列入拆迁范围后至今未拆迁。按政策规定,范某家可安置房屋面积208平方米,其提出要为在区外入赘做女婿的小儿子再安置90平方米房屋面积,此要求不符合当地拆迁政策规定。通安镇、村两级工作人员多次上门做工作,但范某始终拒不配合。拆迁公司进入后,也多次上门做工作,范某本人曾口头承诺于11月4日签约,但终未签。12月3日,拆迁公司工作人员再次上门做工作时,发生冲突,引发上述案件。

范某某在接受采访时没有否定这一说法。他介绍,父亲是退役军人,今年65虚岁,平时打零工,家里条件不太好。“双方矛盾焦点确是为争补偿给弟弟的那一套房子而起,其实案发前一个多月,我们已经基本做通了父亲的工作,他答应不再要那一套房子。但后来因为几万元的补偿数额没谈拢,没有签协议。”

另据了解,涉案的苏州中诚拆迁公司成立于2003年,具备房屋拆迁资质,2013年10月由通安镇安置补偿办公室委托开展拆迁工作。沈锦龙说:“双方签订协议明确约定,拆迁公司工作人员应遵纪守法、文明和谐地开展工作,如工作人员在工作时存在违法违纪、侵害他人人身及财产的行为,应由拆迁公司承担相关法律。”但在采访中,也有人反映这家公司在拆迁过程中确实存在有违上述要求的行为。

在虎丘区提供的书面材料上看到,2003年拆迁实施以来,涉及通安镇11个村3736户。截至12月3日,已经拆除农户3698户,占总户数98.98%。

惨痛教训令人反思

采访获悉,案件发生后,苏州当地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立即作出部署,要求虎丘区迅速依法处置。据虎丘区人民政府发言人、副区长俞愉介绍,连日来他们全力以赴开展工作,主要采取以下三项措施:一是成立善后处理工作领导小组,全力以赴开展案件处置和社会稳定工作,二是做好善后安抚工作,三是加紧案件侦查。

处置仍在继续,但案件引发的诸多反思同样重要。俞愉说,政府在为悲剧深感痛心的同时,不回避在拆迁过程中存在的监管不到位之处,比如,对拆迁公司存在的不规范行为未能及时发现和制止。“对此,我们将深刻吸取这血的教训,认真总结和反思,诚恳接受社会各界对我们各项工作提出的批评、建议和意见。”俞愉说。

虎丘区拆迁管理办公室主任沈锦龙认为,当前拆迁工作中,一些拆迁公司虽然资质正当、手续合法,但监管困境不容小觑,“如何在拆迁过程中依法加强行之有效的管理,如何加强对拆迁人员的教育和培训,规范他们的职业行为,值得我们很好地研究和改进。”

分析人士认为,当前拆迁工作中,确实存在个别拆迁户因与拆迁方达不成协议而久拖不决现象,在这过程中,既需要有法律法规来约束被拆迁方,又要防止、制止拆迁人员威逼恐吓等不法行为的发生,这样的矛盾考验着地方政府依法行政的能力。政府一方面要坚持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严格规范自身行为,对被拆迁人合法诉求实事求是地予以解决;另一方面也要善于运用法律手段,将拆迁行为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依法推进,以维护各方的合法权益。(刘巍巍、林凯)

原标题:追问苏州拆迁人员致死案:利益纠纷为何10年难解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血癌
android++小程序开发
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