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连云港信息港 > 美食

诛天镇魔 第六十七章 杀你何妨-

发布时间:2020-01-17 02:58:33

诛天镇魔 第六十七章 杀你何妨?

吕豪看着还在与黄柏不断纠缠着的陈正直接出言吼道,语气中充满命令的意味。

陈正听闻吕豪这般语气双眉一皱明显出现不悦,但没有去反驳,而是直接将背后用捆布包裹的长剑取出,直接将利剑出鞘。

一把长约七尺,通体透绿的绿色出现在他的手中,长剑拔出之后周围的树木似乎得到了呼应一样,无风摇动了下。

“好锋利的剑!”身在树上的凌辰看着陈正手中的绿剑赞叹道,刚刚长剑出鞘之时便感受到其所散发的锋利的之气,仅仅出鞘便透露出般气息必然不是凡物。

凌辰眼神死死盯着那把绿色长剑感觉到他与吕豪之前所用长剑样式同出一辙,但气息上却强了不少,心中暗自猜测道:“这难道也是玄兵?”

玄兵号称百兵之王,凡兵与人兵与之相碰只会落得身断的下场,这般利器自然被举世强者所趋之若鹜,而这把绿色长剑更像是玄兵中的极品—属性玄兵!

玄兵之上后,由于锻造材料多是属性之物,再加上一些炼器师的炼器手法将一些富有属性珍材加入其中便成了能够与大道之力相沟通的属性玄兵!

属性玄兵不管是材料的虎躯还是锻造手法上都存在极大的难度,他曾经打猎时在林间休息偶然听到一个国家的君主竟然为了一把属性玄兵将整个国家卖了,可他并没有高兴多久宗门便出手杀人抢货。

虽説宗门都是以正道形象示人,但这属性玄兵也足以让他们疯狂,而且他们出手也没人敢出言相激。

“好东西!”凌辰看着身下两把玄兵眼神中放着光芒心中更是澎湃,两把玄兵其中一把更是能让举世强者趋之若鹜的属性玄兵就这么在自己眼前,似乎还有很大的机会能够那道手,想到着不由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已经决定出手!

原本还疯狂的黄柏看到陈正手上的长剑时身形微震了一下,站在原地惊呼道:“中阶玄兵竹叶剑!你们吕家果然有属性玄器!”

吕家有玄兵的传闻他早有耳闻,只是传闻归传闻谁也没见过,就连城主也去吕家亲寻结果一无所获,吕家有玄兵的传言这才得到平息,现在吕家的玄并竟然就这么出现在他的面前,容不得他不吃惊。

“呵呵,是又如何,死在玄兵之下你也能瞑目了。”陈正冷笑一声回答道,家主出门时特地将这把竹叶剑交给他让他保护好吕豪,本来他还不打算动用竹叶剑因为他知道使用这把剑的风险,但吕豪已经命令自己也只能无奈将剑出鞘。

但一想到玄兵的威力,他也稍稍放心了下现在在场的只有自己几人,面前的黄柏已经是将死之人根本不足为俱,一语落下之后长剑的剑身爆发出一股强大的绿意,整把长剑郁郁葱葱充满了生机。

“一竹dǐng天!”

一声爆喝,陈正率先出击,手中长剑蓄满玄力之后剑锋直接往前一dǐng,剑身上的绿意瞬间如同竹子一般一节节的出现,带着强悍之势直接朝着黄柏dǐng去。

黄柏看着眼前犹如碗口大的凝形剑气,脸上竟是凝重惊讶之色,一般的武器根本无法承受住这么多玄力灌入,一旦超过剑身所能承受的程度武器便会断裂。这一招明显灌入了近五成玄力剑身依然无恙,必然是玄器无疑!

看着越来越近的竹状剑气,黄柏不敢托大将丹田内三成玄力护住全身,一成运转到脚下,就在剑气即将打到他时连忙侧身,躲过了正面一击,但身上的玄力却被这横竹所散发的气息击散了一成。

避过一击的黄柏心中暗道一声庆幸,虽然为躲这一击消耗了他近三成玄力,但如果正面接下必然身死。

“还没完!”陈正轻喝一声,额头上青筋爆现满是汗水,手上艰难握住长剑往黄柏处扫去。

“竹剑横扫!”

竹剑剑气伴随着陈正手中的竹叶剑朝着黄柏所处方向扫去,只见黄柏看着突然转向的竹状剑气眼睛睁的老大,口中似乎想要言语,但直接被剑气切成了两半。

陈正并没有能很好的控制住这个剑气,竹剑击杀黄柏之后,依旧向着一边扫去,周边的几人合抱大树也没能挡住这强悍的剑气直接被拦腰截断。

“啊!”陈正大声喊着,全身青筋咋现脸上出现痛苦之色,双手紧紧握着长剑不断控制着竹剑,就这样横扫了半圈的树木之后,玄力所化竹剑才停了下来逐渐消散,长剑上的绿芒也逐渐收敛回剑身。

“陈正!你是不是想杀了本少!”吕豪看着不断朝着自己逼来的逐渐吓的浑身发抖,此时见竹剑在自己面前不远处停下后,微微松了一口气便朝着陈正愤怒咆哮道。

“呼!呼!呼!”陈正此时整个人浑身大汗淋漓,口中不断喘着粗气眼神微微撇了眼吕豪没有去回应他。

吕豪见陈正无视自己整个怒言喊道:“陈正你这是什么意思?想造反吗?”

陈正此时体力近乎耗尽,双手哆嗦的从怀中取出一颗回露丹服下,便直接盘坐在地上吸收。

看着陈正再次无视自己,也没有去顾及他是否受伤,手中持着长剑愤怒的朝着陈正走去,来到陈正跟前后再次开口:“你是想死吗?”

可陈正这次依旧没有回答他,吕豪脸上神色一下变得阴冷,正当他想再次发怒之时却看到倒下的大树中似乎有着什么在移动,于是收回长剑警惕的看着树冠中的身影。

“疼死我了!”凌辰从树冠中探出头,摸了摸脑袋脸上带着难受表情口中嘀咕道。

他原本还在为玄兵配合战技所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感到惊叹,谁曾想这陈正竟然无法控制这道剑气,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所处的大树便已经被拦腰切断,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是你!”吕豪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吃惊的喊道,脸上本来是惊讶的表情但片刻之后却变得狰狞,手中武器紧握似有动手之意。

“恩,是我。”凌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带着一丝笑意回答道,虽説现在自己玄力也没恢复多少,但经过刚才那一战吕豪两人几乎已经被消耗光了玄力,真要打起来,完全能胜的了这两人。

“xiǎo子,先前让你侥幸逃脱,这次本少定要你xiǎo命!”吕豪恶言相迎,语气中满是挑衅,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凌辰,没想到他竟然躲在树上,还偷听到了这么多秘密。

“我就在这有本事你来吧。”凌辰听闻脸上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他能感觉到吕豪丹田内的玄力虽然在丹药协助下慢慢恢复着,但只有不到一成,仅凭着一成玄力就敢这么叫嚣,不由再次为吕豪的无脑感叹了一把。

凌辰説完后,黑刀上便涌起了玄力波动,等着吕豪自己送上门,现在最让他忌惮的并不是吕豪,而是还在调息的陈正,陈正丹药服下之后必然恢复了少许,如果贸然出手很容易被袭杀。

“给我去死!”吕豪大吼一声,脑中满是那晚的画面,作为吕家的大少他何曾受过这种待遇,现在他要将这一切讨回来。

凌辰看着发疯般朝着自己冲来的吕豪,脸上露出一抹冷笑,现在的吕豪无疑全身都是破绽,于是将黑刀举起,只要吕豪敢真的向前必然能一击杀了他,到时候再拿下陈正,两把玄兵便可以收入囊中。

“给我住手!”还在调息的陈正突然暴起,直接冲到吕豪前面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眼神凌厉的看着吕豪。

“你这是干嘛?”吕豪被陈正一抓长剑无法再前进分毫,冷冷的询问了一句。

陈正闻言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无奈的説道:“少爷,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的他身上的玄力同样只有一成,强行使用玄兵让他筋脉受到了损伤,严重影响到了玄力的使用。

“真是个废物!”吕豪看着陈正严肃的眼神,知道他不是在説谎,冰冷的抛下一句话后説道:“你难道不会看着xiǎo子身上玄力波动吗?只剩下五成玄力你一个武师怕武者?”

凌辰听到吕豪的吼声脸上露出了笑意,这吕豪竟然忘记他上次就是这样败在自己手里的,此时还敢口出狂言,手中黑刀上早已加持满玄力整个人身形一动,黑刀向着两人劈去。

就在黑刀快要接近到两人之时,凌辰直接将其一挥,黑刀上的玄力脱体而出化成一道强劲的狂风刀气直接袭向吕豪两人。

陈正看着扑面而来的狂暴气息,心中一惊一下抓着吕豪的手往旁边避去,狂风刀气直接被他闪过,劈在了他们身后的大树之上随后便传来了轰然倒下之声。

“好强悍的刀气,竟然又是一把玄器!”陈正看着后面被刀气所砍倒的大树感叹道,凌辰手上的黑刀自然也被他认了出来。

现在他心中对凌辰更是多出几分忌惮,分别短短一个月多竟然成长到了这种地步还寻获了一把玄兵,不是凌辰有着惊人的身份,便是这蛮荒森林之中真的存在藏宝秘境!

虽然凌辰听到他们刚刚所説的一些消息,中阶玄器的秘密也被他发现,但现在他也无力与手持玄器的凌辰对战只能无力的讨好道:“xiǎo兄弟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此事是我们鲁莽,还请xiǎo兄弟不要多做计较。”

凌辰闻言冷哼一声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回应道:“可笑,又是这般语气,先前讨饶也就罢了这次还敢这般挑衅,我还能饶你?”

“xiǎo兄弟见笑了,只要xiǎo兄弟肯揭过此事我们愿意付出一切赔偿。”陈正继续讨好的説道。

凌辰听闻心中不由一喜,这正是他想要的,吕豪虽説再三欲取自己性命但只是蚍蜉撼树罢了,而那两把玄兵错过想要再得到就有些麻烦于是开口道:“那就把这两把玄兵留下吧。”

“xiǎo子,你好大的心!当我吕家好欺负吗?”吕豪心情本就不悦但苦于现在丹田内玄力不够受制于人,只能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凌辰,但听到凌辰开口便要两件玄兵直接暴怒道。

“吕家?这里是蛮荒森林不是陆羽城,杀你又何妨?”凌辰听闻吕豪拿家族压自己冷笑一声説道,脸色现在佣兵大会期间,凶兽、佣兵云集杀了吕豪等人的确无人知晓,只是陈正实力已经悄然恢复了一些,这样做风险太大。

“住嘴!”陈正又一次脸色严肃的对着吕豪爆喝着,但看向凌辰时则是讨好之样説道:“这把玄铁长刀可以给你,只是这把竹叶剑是我吕家重宝,而且xiǎo兄弟身上能容的下三件玄器吗?”

凌辰闻言本想回应容的下,但转念一想这样很容易暴露xiǎo塔的存在,而且以后还要进入陆羽城不如就这样再卖给他个面子説道:“一瓶凝露丹,还要这把玄铁长刀。”

“行!”陈正豪爽的笑着答应,从吕豪的手中夺过玄铁长刀同一瓶丹药扔给了凌辰。

凌辰接过两样物品打量了下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他之所以放弃竹叶剑是因为这把剑太稀有了,会引来许多强者的抢夺和吕家的疯狂报复,这根本不是一件宝物,而是烫手的山芋。

看着凌辰diǎn头,陈正直接笑着説道:“既然xiǎo兄弟满意,那我们就先走了。”説完便直接拖着满脸愤怒之意的吕豪离开。

吕豪脸上表情很是凝重愤怒,大手直接一挥甩开了陈正的手直接朝着外围走去,陈正见状也是无奈的笑了笑跟了上去,那名受伤的守卫也紧跟其后。

吕豪向外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后边,眼神中满是凶狠狰狞。

烟台市传染病医院怎么样
高要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酒泉治牛皮癣的专家
无锡哪家男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