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连云港信息港 > 娱乐

原罪未央 第488章 真相·赤血之夜

发布时间:2019-10-12 03:42:30

原罪未央 第488章 真相·赤血之夜

布兰登?

又是布兰登?

他到底是什么人,顾小小真的好想问。

“老师,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听到荀间开了口,顾小小内心的失落立刻一扫而空。

难道说他听到我内心的疑问了吗?

“这就是――心有灵……!”

顾小小刚兴奋地睁大眼睛如是对乌鸦叫嚣就听到栖觉一口回绝掉了。

就好像是心中的鸡汤在将要煮沸的时候突然被人浇了一盆冷水,或者骑着马要跳过悬崖,还未跳到对面就勒住了马缰,这真的会让人所有的生物与非生物都抓狂!

“不可以。”

这也太霸道了。

“为什么?”荀间大胆地发出疑问,这令顾小小暂且忘记了鸡汤与马的问题,因为她还以为荀间在这个时候是害怕栖觉的呢!

“你看吧!我才刚说了不可以问的。”栖觉打量了下四周,这个点果然大部分的屋子都熄灯了。

“你就不怕给我造成精神创伤吗?”

“哎呦,还敢威胁我了?”栖觉的两只眼睛好像能够放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上的月亮,在此刻的夜色下显得格外突出而明亮,让人无法移开视线,但又不得不提心吊胆。

看得见的人与看不见的人一同不安地抬眼观察,表情凝然深重,因为对方也是暗藏玄机,这就好像是等待审判。

话说,这男人是天生的恶魔吗?――顾小小内心的潜意识忍不住撅了撅嘴。

“不错嘛,这样的我喜欢!”

顾小小与荀间一同松了口气。

然而在这个时候栖觉还不知道的是,他随口说的这句话换来了他以后仿佛永无止尽般的无力,而这无力又因为爱意无法再利用他擅长的武力强制性抹去――代价实在太大了。

可是却没有办法……对于一个强吸血鬼猎人来说无计可施的事,不是破例的宠溺、纵容可以阻止的事――当他看到他露出那心甘情愿的笑,当他意识到他发自内心的毫不后悔,他再也没有办法投机取巧假装侥幸地犯规。

既然我允诺了你,我就不会背弃约定,所以纵使明知道结果是要失去你,我也会让你笑着离去。

“刚才的那个姐姐……”睫毛翩跹如翼,荀间一脸懵懂的表情,含糊的语气很明显正在为编织话语而深思熟虑。

“这不用你担心,像她这么顽强的在这世上也没几个。”栖觉对着荀间煞有其事地说道,然后他抱着手臂低下头认真地看着他,“对了,按照年龄的话你应该叫她阿姨,这看人的眼光还有待提高哦!”

“喂!虽然说我很荣幸能得到你这么高的评价,但是这‘阿姨’――也未免太过分了吧!”

冷不丁从背后传来熟悉的嗓音,栖觉看过去,正是好不容易跟上来的米萨里。

“……我想说的其实就是这个。”

“喂!”栖觉没有在时间安抚米萨里,而是质问荀间。

“我还没说完嘛!”虽然自知无辜,但是荀间明智地清楚自己此刻不要再解释一句,因为打断他说话的是栖觉叔叔自己,而他相信,像叔叔那样顽皮莽撞但又无人可挡的性子是不会乐于听到这样的事实的。

“以后讲话挑重点的讲!”

顾小小听着,实在不能苟同――刚才的那一句很简短了吧!

不然要他怎么说,“背后有人”?

不觉得有点像是恐怖剧场了吗?

“我也就算了,至少你也让我喝饱了,可是刚才你对那个男人会不会太残忍了些?”米萨里露出一个宽宏大量的笑容。

“刚才那个家伙不是还对你很粗鲁吗?”栖觉故意对着女人眨眨眼睛,好像在说“你们两个不会真的有过什么吧”!

米萨里并没有恼羞成怒,她的野性也是有针对性的,“稍微一点体力惩罚就好了,可是你这样不是直接判了他死刑吗?”

“只要稍微有点眼光的就都跑了,我又没束缚住他的手脚,除非他自己选择留在原地。”他将推得一干二净,一脉妖异的存在,可是又让人恨不起来。

不过呢,顾小小还是不太明白。

“记住了,有的时候逃跑并不就是懦弱的表现哦!这要视情况而定!”栖觉再次对荀间摆出老师的姿态。

“可是刚才是你拉着我跑的……老师,你真的很强吗?”

荀间的诚实令米萨里听到后虽然反应迟钝、但还是无所顾忌地大笑了起来,“你到底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宝?该不会是你儿子吧!”

“不是哦,他是我叔叔。”

“哎?”

气氛有一时的凝滞,米萨里没有任何的恶意,也没有任何的意图,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栖觉这一次并没有承接下来她的玩笑,相反他似乎真的生气了,而她貌似也听到了不该听到的。

在栖觉有所表达之前米萨里就后悔了,“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听到过!”她闭上眼睛捂住耳朵。

“以后不要太诚实。”栖觉看向荀间。

“不能相信别人,不能太诚实……老师

,这些我不想学。”

“我说过,我只教我想教的。”

“可是你也说过,我就学我想学的。”

两相对峙,顾小小和米萨里都有点没想到,像是这么单纯无害的小男孩,居然也会明目张胆地发起反抗……而且对方还是栖觉,那个传说中的栖觉,米萨里瞬间对这男孩多了些无法言喻的好感。

“米萨里。”栖觉的蓦然出声令身旁的女人吓了一跳。

“你现在回酒馆。”

这下命令的语气……米萨里知道自己没有选择权,当然也知道这是男人给她的一个机会,一个补救的机会――毕竟她刚才说没听到没看到也只是自己单方面的保证而已,这块记忆是没有办法真正抹消。

“因为刚才的那两个人吗?”

栖觉挑眉,再次为这个女人的洞察力折服,“避开那两个人,将布兰登带过来。”

“你真是高估我了!”米萨里带着苦笑离开,完全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打算。

其实刚才在酒馆里,没有因为酒桶摔碎而离开的那些人中,有一张桌子上的两个人打扮也十分古怪,但是栖觉立刻就看穿他们的身份,即使其中一个拼命想将脸上的一块外露的地方给遮掩住。

“啊――!”

米萨里才刚离开,一声尖叫划破深夜,因为太过短促,反倒令那些从睡梦中被吵醒的人产生了幻听的质疑。

只有身在外面的荀间与栖觉感受到了那股凄厉有多彻骨。

“有血腥味。”栖觉望着右方的天空说道。

####

昨天晚上有点事儿耽误了,抱歉大家。(未完待续。)

成都精索静脉曲张好的医院
哈尔滨治盆腔炎一般需要多少费用
昆明哪家治宫颈炎好
上饶专业男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治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