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连云港信息港 > 教育

番薯或许比人类更早到达了波利尼西亚

发布时间:2019-03-18 09:06:05

多么甜!在人类居住于波利尼西亚之前很久,番薯或许被风、水或者甚至是鸟类携带着,跨过海洋,从南美洲到了南太平洋岛屿。

图片来源:QUESERASERA/SHUTTERSTOCK

数千年前,番薯就在美洲被驯化培育。因此,在18世纪,欧洲的探险家发现,波利尼西亚人已经种植这种作物几个世纪时,非常惊讶。那时,人类学家就作出假设,是波利尼西亚航海家在远征中把番薯块茎带到了南美洲——路程超过7500公里。

研究者们在4月12日的《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报导道,新的遗传学证据则表明,番薯的野生祖先至少在100000年前就抵达了波利尼西亚——比人类居住于南太平洋岛屿早很久。如果这是真的,波利尼西亚航海家约在12世纪到达波利尼西亚的观点将受到挑战。

在这项新研究中,研究者们分析了199份番薯(Ipomoea batatas)的DNA样本,以及36份其野生近缘种的DNA样本。牛津大学的遗传学家汤姆•卡罗瑟斯(Tom Carruthers)说:“我们的目标是洞悉番薯的起源——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在哪儿出现的?怎么出现的?”

卡罗瑟斯和他的同事证实了先前的研究:与番薯亲缘关系近的物种是大星牵牛(Ipomoea trifida),它和牵牛花很像。遗传分析表明,至少在800000年前,甘薯起源于大星牵牛,然后和大星牵牛杂交。遗传分析也表明,先前来自詹姆斯•库克(James Cook)船长于1796年远征南太平洋时的样本,基因上与南美洲的番薯不一样。

研究者们计算出了这种植物的平均遗传变化率,确定了波利尼西亚番薯在至少100000年前就与其南美洲的亲属分离。这表明了番薯植株或种子,以某种方式,或许是通过风、水或鸟,独自跨越了海洋,传播到了波利尼西亚。作者指出有这样的先例。其它两种番薯属的物种在数百万年前跨越了太平洋——其中一种到达了夏威夷,另一种途经波利尼西亚到达了马达加斯加的岛屿上。

“这种可能性是有的。”新西兰奥塔哥大学(University of Otago)的生物人类学家丽萨•马提森-史密斯(Lisa Matisoo-Smith)说道。

番薯或许比人类更早到达了波利尼西亚

但她和其他研究者仍对结果保持怀疑态度。在这些研究中,基因分析只涉及了一个历史样本。马提森-史密斯说,没有提供“足够的数据来反对人类为媒介传播番薯的论点”。并且,番薯不可能在不同的地方被独立驯化却看起来一样。法国蒙彼利埃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的进化生物学家卡洛琳•图利耶(Caroline Roullier)和其他人提出了这样的异议。

遗传学只是番薯传播之谜的一部分。考图利耶说,古学、人类学、历史学以及其他数据都需要考虑到。例如,波利尼西亚语中“块茎”一词是“kuumala”,和安迪斯人盖丘亚语中的“kumara”极为相似。这种语言学的证据来证明人们将番薯引入了南美洲是非常有说服力的,夏威夷大学(University of Hawaii)的人类学家赛斯•昆塔斯(Seth Quintus)说道。

昆斯塔说,这项新研究留下了“许多没有回答的问题”,并且研究没有改变波利尼西亚航海家的伟大成就,“他们在那时,是全球伟大的航海家。”翻译:谢汝雨

审稿:林然

原文链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