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余额宝满周岁基金公司股权激励引领公募新业

2018-12-07 02:09:28

余额宝满周岁 基金公司股权激励引领公募新业态

除了中欧和天弘两家,一些新设公募则在成立之初便把股权激励计划搬上了日程,作为吸引人才的重要手段

天弘基金与阿里合作的“余额宝”正式上线近一周年,等待多时的阿里巴巴入主天弘基金一事也终于尘埃落定,伴随股权变更信息披露的还有员工股权激励计划,这也是继中欧之后又一家公布股权激励方案的公募基金。

事实上,近年来为了提升行业竞争力、防止人才流失,越来越多的基金公司开始将员工股权激励计划提上了日程。尤其一些新公司如深圳的前海开源、创金合信等均在筹建时便明确提出了股权激励制度。

股权激励箭在弦上

根据天弘基金股东内蒙君正()发布的公告,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11.8亿元认购天弘基金26230万元的注册资本出资额,持有天弘基金51%的股份。

此外,四家注册在新疆的有限合伙型公司共计持有天弘基金11%的股权。根据公开信息,这四家公司的股东均为天弘基金的员工,包括天弘基金总经理郭树强,以及来自公司投研、后台技术、渠道、稽核等部门的员工。

就在不久之前,中欧基金也公布了高管股权激励方案。根据公告,中欧基金股东国都证券和北京百骏投资有限公司,分别将所持有的公司各10%的股权转让给股东以外的自然人窦玉明、刘建平、周蔚文、许欣和陆文俊。

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杨德龙表示,当下基金行业发展遭遇严冬,股市行情迟迟未见起色,基金公司规模上不去,人才流失比较严重。所以,为了提升行业竞争力,防止人员流失,推行股权激励势在必行。

“但在基金公司股权激励制度方面,国内目前还没有先例,推行起来比较困难。主要是政策方面仍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方案落地需要监管层、董事会的批准。尤其,大部分基金公司都是国企,要推行股权激励还涉及到国资委批准。”杨德龙说。

除了中欧和天弘两家,一些新设公募则在成立之初便把股权激励计划搬上了日程,作为吸引人才的重要手段。

以2013年初成立的前海开源基金为例,公司总经理蔡颖对《财经》表示,公司在成立时,就确定了股权激励计划,并写进了发起人协议与公司章程,这看出股东方面的决心。目前,该计划正在推进落实之中。

“2013年,公募基金业发生了巨变。随着基金子公司的出现,公募基金进入了混业经营与竞争的大资管时代;同时,一些基金公司在互联渠道发力,让整个行业看到了新的可能。尽管目前公募基金发展放缓,但资本市场的大环境在不断改善,各种政策在不断放宽。” 蔡颖称。

蔡颖认为,从长远来看,公募基金发展空间仍然很大。如果有良好的股权激励制度,基金公司不论高管,还是员工,都有一种创业感、使命感,这会使得基金公司在治理方面会更有活力和效率,同时也符合眼下基金行业愈加激烈的竞争格局。

公募基金行业是一个对人才需求极高的行业,人力资本是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因素,但近几年,整个行业人才流失严重,如何留住人才是行业共同思考的话题。“建立长期有效的股权激励约束机制,是吸引和留住高端人才、维护管理团队长期稳定的有效措施。”蔡颖表示。

落地面临分化

事实上,对于基金公司推行股权激励措施,证监会一直释放着积极的信号。

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也于近日的通气会上再次表示,证监会将继续支持并规范引导基金管理公司建立长期有效的股权激励约束机制、吸引和留住高端人才、维护管理团队的长期稳定,增强创新发展的能力和动力。

一位监管层人士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表示,目前证监会是非常鼓励基金公司设立股权激励机制的,但在实际操作中,公募基金多为国有背景,涉及到与国资委、工商局等多部门,很难批准。所以往往一些新设立的基金公司或小公司更容易落实股权激励机制。

据该人士介绍,目前已经披露的公募基金员工持股计划主要通过个人直接持股和设立有限合伙企业两种方式实现,中欧选择的是前者,而天弘和正在申请的创金合信则是后者。

根据公开信息,天弘基金实施股权激励的载体,天瑞公司博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天聚公司宸兴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天阜公司恒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和天惠公司新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将分别持股3.5%、3.5%、2%、2%。

而创金合信于3月初向证监会递交了设立申请,根据其披露的信息,该公司由创业证券持股70%,苏彦祝作为普通合伙人占出资比例34.95%的深圳市金合信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30%。

一家拟推行股权激励机制的基金公司人士向介绍,根据计划,公司对于员工持股并没有特别的门槛限制,原则上都可以申请。但因为要真金白银的投入,考虑到投资回报和退出机制尚不明确,普通员工参股的意愿并不强烈。

该公募人士表示,目前公募行业已经处于“红海”状态,加上股市行情不好,从投资回报的角度考虑吸引力有限。除了一些非常有特点或者有优势产品的公司,如天弘基金可能还有较大的发展潜力外,其他公司在规模和收益上很难有大的突破。

“我们测算过,基金公司设立初期3年~5年实现盈利的可能性比较小,这意味着短期投资回报率比较低。”他告诉,在分红率较低的情况下,一般员工的积极性不高,主要还是高管从创业角度考虑更愿意投入。

“此外,从长远来看,基金公司上市、并购都比较难,缺乏有效的退出机制,这也是不少员工对股权激励制度持保留态度的原因。”该人士表示,从其所在公司讨论的方案来看,如果多年后员工离职,一般股份是由母公司或者大股东承诺回购,但可能不会有太高的溢价。

淀山湖大闸蟹
星力手机捕鱼
移动电玩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