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连云港信息港 > 育儿

龙血神皇 第19章 无尽深渊

发布时间:2020-01-08 18:11:54

龙血神皇 第19章 无尽深渊

巨兽,烈火,掉落的崖层。

叶枫再次穿梭其中,向一个方向疯跑去。

前面是一个巨大的洞口,洞穴里面尽是黑暗。

他跑进了新的洞穴中,把那些巨兽挡在外面,而他的身躯却向黑暗中再次跌落下去。

“砰!”

身躯掉落在一潭湖水中,溅起一阵水花。

他的身子一直向水底沉下去。

叶枫睁开了眼睛,看到湖水里面闪动着光亮,正有几条巨大的水怪向自己游过来。

惊骇之下,他嘴巴张开了,一股冰冷刺骨的湖水灌进了他的喉咙。

再次紧闭嘴巴,四肢不停地拨动着,却感觉大腿一阵剧痛,一条水怪已经咬住了自己的大腿。

他本能地打出一掌,但却轻飘飘地被化解在湖水中。

一个不会游泳的人,只能听天由命吗?

水怪已经拖着他的躯体,急速游荡开去。

他在疼痛中睁开眼睛,看到了更多的水怪:瞪着一双灯笼般大小的眼睛,拨动着四肢,急速向他这边游曳过来。

生死存亡之间,也许是出于本能,他慌忙间抓住咬着自己的那条水怪。

叶枫双手死命掐住了水▲,..怪的脖子,用上了全身的力气。

淬体中阶,浑身的力道已有千斤。

千斤力道的作用,使水怪的脖子慢慢地深陷着。

水怪张开了嘴巴,叶枫的腿一下子抽了出来。

他顺势抱住了水怪,用全身的力气,把它紧紧地压在自己身体下面。

双手环抱着,两条腿还死死地夹着!叶枫死死地缠住了水怪。

这条水怪张大了嘴巴,在湖水中不断地翻滚着身躯。

涌动上来的其他水怪,眼看就要咬住叶枫的躯体了,但被它这么一翻滚,都惊得四处逃离。

叶枫也用上了嘴巴,他的嘴巴狠命地咬住了水怪的脖子。

鲜血流淌了出来。

水怪在湖水中翻江倒海:一会儿撞向湖岸,一会儿沉入湖底……

叶枫体内涌动的气流越来越强烈,他浑身的力道也越来越大。

终于,水怪一个翻身,它的身子就直直地抛向高空。

然后,一头栽倒下来,砸落在坚硬的崖石上,整个身躯都在扭动着。

它的尾巴巨大无比,一次次地拍打着坚硬的崖石。

“九天神掌!”

叶枫空出一只手,劈头击下去。

一掌、两掌……

水怪慢慢地不动弹了,它头上绽开了一个血口,嘴角里也全是血,眼睛都暴突出来。

它终究留在了岸边的崖石上。

崖石是从崖壁之间伸展出来,横在湖水之上。而它从湖水跃起来,再掉下去的时候,正好留在这个崖石上面。

湖水里的水怪在水面上跳动着,它们似乎要跳起来,拉走同胞的尸体。

但这个距离还是比较高。

叶枫疲惫不堪地躺在崖石上,没有理睬那些活跃异常的水怪,他用手紧紧地抓住了受伤的右腿。

“啊”

叶枫尖叫了声,昏死过去。

梦中,他看到一条巨大无比的火龙,不断地游走在他身体旁边,时不时地伸出发烫的舌头,舔着他的伤口。

烈火灼伤的伤口,崖石砸烂的伤口,水怪咬伤的伤口……火龙在他全身游走着,用发烫的舌头舔着自己的伤口。

不多一会儿,这条火龙直接钻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顺着喉咙直直地游荡下去。

穿过肺部,游走于腹部,之后周游全身。

舒服极了!

过了很久。

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两天已经不知道是几天了,叶枫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的第一眼,是头dǐng的一片天空。

没错,只是一片天空。

叶枫坐起身来,只能一阵苦笑。原来,四周的崖壁包围起来,就像一口巨大的深井一样。他在水井下面,而水井上面只是,井口大小那么一片天地。

离井口实在是高不可攀。

叶枫站起身来,他再次看到躺在身边的那条水怪。

这时,他才看清楚,那分明是一条大号的鳄鱼。

巨鳄已经死了,但他还活着。

叶枫脚下只有这块崖石,崖石下面,是凶险的湖水。

崖石的一头横在空中,另一头镶在崖壁间。

叶枫在崖石上没走动几下,就已经无路可走,他彻底被困在这一方之地。

他仰头望着高不可攀的井,眼神中充满了失望。

“公玉蝶你给我出来”

叶枫扯开嗓子喊道。

无人响应!

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崖壁间回荡着。

叶枫几近绝望,但是自己还不能死,还有很多事需要自己去做,比如找寻失踪的父母,比如救回岚儿。

他重新坐下来,抓起巨鳄的脑袋,朝崖石上面一阵死磕。

巨鳄的脑花裂开来,血肉满石头都是。

叶枫手抓起巨鳄的血肉,抓到嘴中一阵狼吞虎咽。

“来人啊!救命!”

吃饱之后,叶枫又是一阵猛叫。

没有人回应。累了,他重新坐下来,惊奇地发现,自己浑身的伤疤已经愈合得七七八八。

他大吃一惊!一遍又一遍地翻看着自己的身躯。

叶枫突然回想起梦境。难道又是龙血?

龙血已经赋予了他太多的天赋,现在竟然帮助他治疗好了伤口。

大惊之下,他盘膝而坐,凝神屏息,只感觉体内有股暖流在缓缓地游动着,仿佛只要哪里有需要,就可以随时涌动上去。

叶枫再次感觉到神清气爽!

他精神抖擞地坐在鳄鱼的尸体边,从怀中掏出武学秘籍来。

自从进入藏武阁以来,他武力大增,这还得赖于那几部武学秘籍。

diǎn星指移形幻影铁布衫都化为了碎片。

叶枫刚从怀中掏出来,它们就化作了一堆黏糊糊的东西,再也铺展不开,更看不到字了。

湖水的浸泡毁坏了它们。

但那张皮革还在,它依旧是那么乌黑、光滑,上面的图案,奇形怪状。

叶枫怔怔地看着它们,陷入了一阵沉思。

自从进入荒芜山脉,已经多少天了?

三天?五天?还是十天?叶枫已经记不清了。

他不知道自己昏睡过去了多长时间。

“该死!都是公玉蝶害的。我出去非剥了她的皮不可……”

叶枫在心里恶狠狠地説。

他现在心急如麻。他又想到了岚儿……

累了,叶枫躺下来,沉沉睡去。

等到醒来之后,又是精神焕发,他又开始吃鳄鱼的肉,又开始练功……

一连几日,他都在朝着头dǐng的洞口喊着,希望有人来救他。

这天,阳光明媚地洒在他的脸颊上,他仰望着那狭小的天空,突然抬手凌空一指……

深圳市福田人民医院怎么样
蕉岭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吉林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酒泉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无锡治疗宫颈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